雕刻春光
 
 
 

      “黑白铺陈意蕴此,阴阳变幻木雕之。堪说赵氏生花笔,作画为文俱相宜”。这是我观看赵宗彪“天地人和,自在一刻”木刻展览后写下的一点感想。

      宗彪钟情木刻,已有多年。我曾经亲眼见过他一刀刀在木盘上刻出生动的图案,如同书法家在宣纸上泼墨挥毫,绣花女在布帛上绣出山水花鸟;好似歌唱家一展歌喉,演奏家弹奏乐曲;犹如农夫在田野上耕作,渔民在海洋里捕捞。宗彪刻木时那种自得其乐的神情、精雕细琢的专注和挥洒自如的洒脱,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     在他开始沉浸于木刻的前几年,我们隔三岔五见面,他有时一边刻木一边和我交谈,神情怡然。我看着他木刻作品越来越多,越来越精美。原先以为他只是为消遣,没想到他刻着刻着就把木盘刻成了艺术品,甚至可以说在雕刻与绘画之间另辟蹊径,为传统的木雕找到了一条独特的艺术门径。

      最近由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木上江南》一书,就是宗彪献给读者的一场木刻艺术盛宴。《木上江南》中所展现的木刻,分春夏秋冬四个部分。春之“锦锈”、夏之“葳蕤”、秋之“丰盈”、冬之“蛰伏”,二十四节气皆有相关的植物和人事,丰富多彩,趣味盎然。

      我随意翻开此书,刚好看到立春这个节气,宗彪刻的是迎春花。细看左页所配文字,如此写道:“迎春花开,报告春天来到。用不了多久,江南的春光与春色,就会漫卷山河大地。”迎春花后面是一幅《春兰》,“吹面而来的风,还带着一丝丝的寒意。小轩窗内,春兰开花一朵朵。”《春兰》后面是《水岸》,“春到人间,溪流解冻,鸬鹚展翅,水岸烟汀好景时。”之后《水鸟》,“临水而立的水鸟,等待着即将到醉的美食。”之后《林间》,“早春的风穿过树林,林中的鸟儿感知到了春的气息,飞翔的身姿,越来越轻盈。”

      迎春花、兰花、水鸟……木盘上的景物展现着春天的气息。在寒冬季节,这一切倍觉珍贵。我不禁想到,曾经肆虐的疫情,终将烟消云散,一切都将美好如初。人世间抗击疫魔过程中所展现出的温情与大爱,必将以各种方式刻入人类的记忆之中。

      木刻是宗彪除了工作、学习和写作之外的另一种重要的生命状态。作为木刻艺术家、非遗传承人,这些木刻作品,体现了他对生活的热爱,构成了人生的一道亮丽风景。清代一位智者曾经说过读书的三重境界。他说“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;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;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。”这段哲言中所说的从少年到老年的读书境界,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三重不同境界呢?台上玩月,自由自在,潇洒倜傥,自是高境。但我想说,在“窥月”“望月”“玩月”之后,何不再来个“心中赏月”。我想这小小木盘,在构思与雕刻过程中,或许就是宗彪心中一轮皎洁的月亮,他在构思与创作过程中,或许就是在“心中赏月”。

      翻看《木上江南》一书中的二十四节气木盘图案,我不禁问自己:我是否也可以把这木盘化为月亮,在心中“赏月”,感受生命的自在?(梁立新

分享:
 
 
主办单位:中共泰宁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泰宁县监察委员会
技术支持:福州掌控软件开发有限公司
电话:0598-7842616
您是本站第 6531895位访问者,欢迎您的到来!闽ICP备17021424号-1